? 第九百一十一章 教诫-醉迷红楼 亚搏开户,亚搏开户,亚博体育服务器

醉迷红楼

第九百一十一章 教诫

屋外风吹凉2017-4-28 18:29:53Ctrl+D 收藏本站

<>等贾环捂着一只眼,载着得意洋洋的史湘云返回时,却发现家里的姊妹们,除了贾迎春外,都已经开始骑马了。
  
  而当“教习”的,是之前并没有出现的许多年轻蒙古女孩子。
  
  为首的那个女孩子贾环还认识,正是帖木儿的女儿,博尔赤的妹妹,十六岁的蒙古小丫头娜塔。
  
  史湘云见状,哼了声,又瞪了眼强绷着脸忍笑的贾环,狠狠一个肘击……
  
  高采烈的姊妹们,都骑马骑的不亦乐乎。
  
  唯有贾迎春只是站在宅子前,温柔的微笑着。
  
  贾环下马后,牵着马走了过去,道:“姐姐,你不爱骑马吗?很好玩的!”
  
  因此,她不愿再让贾环为了这些儿
  
  唯有贾迎春只是站在宅子前,温柔的微笑着。
  
  唯有贾迎春只是站在宅子前,温柔的微笑着。
  
  高采烈的姊妹们,都骑马骑的不亦乐乎。
  
  唯有贾迎春只是站在宅子前,温柔的微笑着。
  
  唯有贾迎春只是站在宅子前,温柔的微笑着。
  
  贾环下马后,牵着马走了过去,道:“姐姐,你不爱骑马吗?很好玩的!”
  
  因此,她不愿再让贾环为了这些儿女小事头疼。
  
  高采烈的姊妹们,都骑马骑的不亦乐乎。
  
  唯有贾迎春只是站在宅子前,温柔的微笑着。
  
  贾环下马后,牵着马走了过去,道:“姐姐,你不爱骑马吗?很好玩的!”
  
  因此,她不愿再让贾环为了这些儿女小事头疼。
  
  唯有贾迎春只是站在宅子前,温柔的微笑着。
  
  贾环下马后,牵着马走了过去,道:“姐姐,你不爱骑马吗?很好玩的!”
  
  因此,她不愿再让贾环为了这些儿女小事头疼。
  
  高采烈的姊妹们,都骑马骑的不亦乐乎。
  
  唯有贾迎春只是站在宅子前,温柔的微笑着。
  
  贾环下马后,牵着马走了过去,道:“姐姐,你不爱骑马吗?很好玩的!”
  
  因此,她不愿再让贾环为了这些儿女小事头疼。
  
  贾环下马后,牵着马走了过去,道:“姐姐,你不爱骑马吗?很好玩的!”
  
  因此,她不愿再让贾环为了这些儿女小事头疼。
  
  高采烈的姊妹们,都骑马骑的不亦乐乎。
  
  唯有贾迎春只是站在宅子前,温柔的微笑着。
  
  贾环下马后,牵着马走了过去,道:“姐姐,你不爱骑马吗?很好玩的!”
  
  因此,她不愿再让贾环为了这些儿女小事头疼。
  
  高采烈的姊妹们,都骑马骑的不亦乐乎。
  
  唯有贾迎春只是站在宅子前,温柔的微笑着。
  
  贾环下马后,牵着马走了过去,道:“姐姐,你不爱骑马吗?很好玩的!”
  
  因此,她不愿再让贾环为了这些儿女小事头疼。
  
  高采烈的姊妹们,都骑马骑的不亦乐乎。
  
  唯有贾迎春只是站在宅子前,温柔的微笑着。
  
  贾环下马后,牵着马走了过去,道:“姐姐,你不爱骑马吗?很好玩的!”
  
  ”
  
  ”
  
  贾迎春的眼睛忽然弯成了月牙,笑眯眯的看着对面的一对人儿。
  
  ……
  
  又在篝火旁架起了烤架,烤上了一只大全羊。
  
  琴声悠扬而粗犷。
  
  引得众人再次沉醉。
  
  而娜塔则带着牧场上的姑娘们,换上了节日的盛装,围着篝火,跳起了古老的蒙古舞,《鸿雁》!
  
  舞姿优美动人,更有浓浓的草原风格,让贾府的姊妹们过足了眼瘾。
  
  却还未完,《鸿雁》之后,那些牧场女孩子们,看贵人们这般喜欢看,商量了番,又跳起了欢快的锅庄舞。
  
  果不其然,风格陡变的热情欢快的锅庄舞,让所有人眼睛一亮,跟着欢笑起来。
  
  因为父兄皆是贾环信重的手下,娜塔有机会常去宁国府请安,说起来和贾环也算很熟悉了。
  
  因此胆子格外大些,竟敢将贾环拉进了长长的队伍里,一起跳了起来。
  
  看着贾环在一群蒙古姑娘中撩啊、甩啊、晃啊,贾家的姑娘们,无不笑的前仰后合,眼泪都快下来了。
  
  乌仁哈沁出身草原,最熟悉这种草原舞,自然而然的跳了进去,还站在贾环前面,教他怎样跳。
  
  而只要有贾环在,小吉祥就从来不知羞为何物。
  
  见乌仁哈沁都进去玩了,她也拉着抬不起头见人的香菱,加了进去,跟在贾环身后,欢天喜地的胡乱扭了起来。
  
  整只舞蹈队伍的气氛陡变,从欢喜,变成了喜剧……
  
  贾家人愈发笑的喘不过气来。
  
  贾环也看的哈哈大笑,而后还招呼其她人也来跳。
  
  可别说端庄如宝钗,自重如探春,羞涩如迎春,就连灵动的林黛玉、好玩的史湘云和明明已经蠢蠢欲动的贾惜春都不肯上前。
  
  谁若跟小吉祥一样上去乱扭,回去后还活不活了?
  
  但不论如何,今夜大家真的好开心,舒畅……
  
  这种开心,与平日里在家看某三孙子耍宝时哈哈大笑不同。
  
  那种笑,虽然也开心,但会一笑而过,不留痕迹……
  
  但今日这种,是开阔了眼界和心灵后的开心。
  
  每个人的神采都有些不同了,焕发着身心通透的喜悦光泽。
  
  贾环见之,便打定主意,待日后安定下来后,一定多带着家里的姊妹们出去走走,逛逛。
  
  见识一下不同的人间景色,世间风流。
  
  总不能让她们一辈子,都拘在那座大观园里,做名副其实的笼中雀吧?
  
  只希望这一天,能早点到来……
  
  ……
  
  而就在贾环带着家里的姊妹们,在城外牧场上欢乐度假时,位于神京皇城安福门外辅兴坊的五城兵马司衙门内,气氛却格外的压抑。
  
  自铁网山打围之后,背负着谋逆罪名的五城兵马司,接连遭到黑冰台、刑部、大理寺以及兵部刑律司的轮番洗礼。
  
  当初裘良只带了两千兵马去了铁网山,不算那一万帮闲余勇,留在京中的,还有三千正规人马。
  <>
  
  <><>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