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九百四十四章 有大事相谋-醉迷红楼 亚搏开户,亚搏开户,亚博体育服务器

醉迷红楼

第九百四十四章 有大事相谋

屋外风吹凉2017-4-28 18:32:48Ctrl+D 收藏本站

第九百四十四章有大事相谋
  
  “公子,咱们回去吧。”
  
  院门内,公孙羽见贾环一直站在那里,贾迎春的背影都已经消失在转角了,他还站在那,便柔声开口劝道。
  
  这个称呼,是她与贾环最初相识那天的称呼,她极喜欢。
  
  只是在人前,她要守规矩,按妾室的身份,称呼贾环一声“爷”。
  
  在两人独处的时候,她仍旧喜欢唤贾环一声公子……
  
  贾环闻言,轻呼了口气,点点头,转身入院,看到公孙羽担忧的眼神后笑了笑,道:“放心,不碍事,姐姐胆子有些小,被唬住了……”
  
  公孙羽闻言,轻轻一笑,心里却叹息一声。
  
  这位爷虽然对女儿家极好,却并不懂女儿家的心呢。
  
  迎春姑娘,承受了他那么大的恩德,心里岂有不想回报的?西府那边又给了她许多压力……
  
  公孙羽暗自摇头,却并不准备多说什么。
  
  因为在她看来,不管贾迎春因为想要报恩,还是真的心动了,她都找不到第二个更合适的夫家了。
  
  即使那位亲王只将她当成先王妃的替身,也一定会对她倍加宠爱,倍加呵护和珍惜。
  
  这个世道,女人能有这样一个归宿,难道还不好吗?
  
  更何况,以贾迎春的身份,入门便是第一等亲王妃。
  
  国朝上下,能比她还尊贵的命妇,屈指可数。
  
  这简直……
  
  而贾环,却有些太护着这个姐姐了。
  
  护的,让不知多少人嫉妒。
  
  这对贾迎春来说,并不是一件好事……
  
  否则,她今日也不会松口……
  
  “幼娘……”
  
  正在公孙羽心里感叹时,贾环忽然唤了声。
  
  “嗯?”
  
  公孙羽抬头看向贾环。
  
  贾环附耳对她轻语了几句,然后就见公孙羽的眼睛登时圆睁,压抑着惊喜的嗓音,道:“真的?”
  
  贾环呵呵笑着点点头。
  
  公孙羽惊喜过望,笑道:“谢谢公子!”
  
  贾环摇头笑道:“你第一次托我办事,我岂敢不尽心?”
  
  公孙羽笑的愈发高兴了,又道一声:“谢谢公子!”
  
  贾环嘴角忽然扬起,眼神变得有些邪魅,道:“那你准备如何谢我?”
  
  公孙羽见之,俏脸陡然通红,心虚的看了眼药室方向,见没人出来后,方松了口气。
  
  她在人前虽是清冷的性子,可自从阴差阳错的被贾环给祸祸了,嫁入贾家门儿后,她却也渐渐动了真心,尤其是贾环又待她极好,真心实意,嘘寒问暖的关怀和容忍,让她极感动。
  
  这世上,再不会有第二个男人,会容忍自己的妾室摆弄骨头架子,还专门给她寻来了一副完整的人骨,做生日礼物……
  
  这等纵容,让公孙羽死心塌地的感动!
  
  女为悦己者容,更愿意为心上人做让他喜欢的事。
  
  他对她这般纵容,她也对他纵容……
  
  因此,贾环这孙子没少半夜爬她房里,虽不曾动真格,可也各种不可描述的祸祸……
  
  公孙羽身为妾室,又心中感动,有意纵容忍让,也只能随他各种折腾。
  
  却不想,这浑人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就出言相戏。
  
  只是,虽然羞涩难当,可想起贾环为了她,费尽心思,冒着奇险,完成了她的请求。
  
  公孙羽愈发感动的无以名状,此生再不想,能遇到这样的男人托付终身。
  
  如能滴下水的眸子,羞涩的看了贾环一眼,轻不可闻的道:“晚上,晚上随公子……”
  
  贾环闻言大喜,哈哈一笑,握起公孙羽的手,朝药室走去。
  
  “荷儿,明月,咱们回宁安堂吧,幼娘还有几炉药要炼制,咱们不扰她了。”
  
  回到药室后,贾环呵呵笑道。
  
  虽然白荷和董明月两人早就想回去了,可听到这话还是一怔,看向公孙羽。
  
  好端端的,怎地就赶起人来了?
  
  公孙羽之前的羞红还没退去,此刻又添新彩,愧疚道:“白荷手上的药膏和明月要涂抹的药膏都没了,再用一次就不够了,你们的伤口都耽搁不得,差一回就容易留下疤痕,不能多留你们,实在对不住了……”
  
  此言一出,白荷和董明月脸上登时也变得惭愧起来,齐声道:“幼娘你这是哪里的话?”
  
  齐齐说罢,两人一起看了眼,又不动声色的转开眼睛,再开口:“我谢你还来不及呢……”
  
  “噗!”
  
  小吉祥一口茶喷出,咯咯咯的大笑起来。
  
  白荷和董明月的脸顿时黑了……
  
  贾环心里也快笑破了肚皮,女人啊,女人……
  
  公孙羽分明是着急要给宫里那位炼药,可这话这般说,却既得了实惠,又得了别人的感激。
  
  见白荷和董明月的眼神攸然望来,小吉祥忙收起笑容,学着贾环绷起脸。
  
  惹得两人又瞪向罪魁祸首。
  
  贾环“幽怨”的看了眼祸水东引的小吉祥,让她又开心的咯咯乐出声后,向前,想要抱董明月回去。
  
  然而就这时,药室外忽然传来唤声:“三爷……”
  
  贾环听出来者声音后,眉尖一挑,笑道:“得,来事了……进来!”
  
  房门从外推开,身着一身浅红色裙裳的鸳鸯走了进来,面色有些焦急的看着贾环,道:“三爷,老太太唤你过去。”
  
  贾环笑道:“别急,是宝玉又没出息的告状了?”
  
  鸳鸯摇头道:“不是,是……是史家来人了,说,史家被抄家了……”
  
  “什么?”
  
  贾环闻言,面色骤变!
  
  ……
  
  好歹将董明月抱着送回了宁安堂西厢,又送白荷回了主卧后,贾环就匆匆去了西府荣庆堂。
  
  还没进门,就听里面有一女眷在大哭,听那声音,似乎是保龄侯史鼎的妻子赵氏。
  
  贾环进正堂后,就见贾母、薛姨妈、贾政、贾琏、王熙凤并李纨、贾宝玉和史湘云都在。
  
  众人的面色都阴沉无比,气氛凝重。
  
  “环哥儿,你这是怎么了?”
  
  贾环进来后,众人的注意力瞬间从哭的悲惨无比的赵氏身上,转移到了贾环身上。
  
  见他衣襟前满是血渍,堂上人纷纷唬的惊呼出声。
  
  贾环摆手道:“没事,刚宝二哥走后,有歹人进了东府,做过了一场,受了点伤……不过幼娘已经给看过了,没大碍。”
  
  “嘶!”
  
  众人闻言齐齐抽了口冷气,之前心里还有些气愤的贾母,更是唬的不得了。
  
  连贾环这样武功高强的人,都受了伤。
  
  若是贾宝玉没被贾环骂回来,岂不是……
  
  念及此,老太太心里那点子气愤顿时消失不见了。
  
  她想来,定是贾环知道了会有歹人闯进府,才故意骂走贾宝玉的。
  
  唉,好孩子,委屈他了……
  
  贾母惊怒道:“是何人这般大胆?还有没有王法了?”
  
  贾环眼睛有些深意的看了贾母,贾母先是一怔,随即想到了什么,面色陡然一变,变得有些惨白,眼神震惊。
  
  贾环又摇摇头,道:“不碍事。”
  
  “环哥儿,史家……史家被抄家了啊!环哥儿,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!”
  
  赵氏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道。
  
  贾母见她如此,心里愈发厌恶,可是……那毕竟是她的娘家啊……
  
  可再看看贾环胸前的血迹,她又不忍心这个时候再逼他……
  
  贾环见赵氏一点体面都不顾,满脸惊恐仓惶,眼神巴巴的看着他,等答案,便皱眉道:“不能啊,我之前已经和陛下谈过了,史家削去亲贵爵,降为宗亲爵,给个三等将军到西北当兵备。
  
  怎么好端端的就开始抄家了?”
  
  忽然,贾环又想起赢祥刚说,他要去缮国公府,缮国公府如今承爵的是石守珠,袭三等将军爵。
  
  和忠怡亲王府素无甚交情来往。
  
  赢祥这个时候去他那里……
  
  贾环脸色有些阴沉,心中隐隐有些不妙的感觉,他见赵氏不答,又问道:“可是史家在户部借了库银,亏空太大?”
  
  “说!”
  
  见赵氏还只是抽泣,避而不答,贾母忽然厉喝一声。
  
  赵氏唬的一激灵,忙道:“是……是的。”
  
  “亏空了多少?”
  
  贾母脸色发白,怒喝道。
  
  赵氏结巴道:“亏……亏空了,一百……一百二十万……”
  
  “多少?”
  
  众人面色齐齐一变,原本还想用私房银子替娘家遮补遮补的贾母,眼睛睁大,再问道。
  
  赵氏泣道:“姑奶奶,史家为了那两个爵位,家里是海尽河干,就这般都不够,从太爷时起,就一直从户部拆借银子,几十年下来,就……就亏空出了这么大个窟窿啊……”
  
  贾母闻言,身子都晃了晃,唬的鸳鸯赶紧扶稳她,看向贾环。
  
  贾环皱眉道:“那也不对啊,陛下给出的还银日期是十天。就算抄家,也该是十天之后,如今才六天……”
  
  贾琏插口道:“环哥儿,如今外面到处都在抄家呢。”
  
  贾环摇头道:“那些都是自己作死,非但不想着还银子,还想方设法的转移财产,企图逃过一劫。更有些人四下里到处诋毁圣躬……”
  
  “嘶!”
  
  说到这里,众人又齐齐倒吸了口冷气,看向怯怯喏喏的赵氏。
  
  贾母简直不敢相信道:“赵氏,环哥儿说的,可当真?”
  
  赵氏闻言,嘴唇懦了懦,道:“当……当真。”
  
  “你……你们这起子无法无天的孽障!”
  
  贾母厉声喝骂道。
  
  然而贾环却再次摇了摇头,皱眉道:“还不对……
  
  若是寻常人家,这些罪名也就抄家了。
  
  可史家乃是开国功勋府第,朝廷总会给些体面和余地。
  
  更何况,我还在陛下面前说好过……
  
  若你们只是这般,陛下只会狠狠敲打你们一番,却不至于到抄家的地步。
  
  赵氏,你说实话,你们家到底干了什么?
  
  说!!”
  
  贾环的厉喝,要比贾母有威势的多。
  
  贾环越说越不对,心里也越觉得不妙。
  
  戾气涌上心,喝出口,赵氏不过一内宅妇人,哪里经得起。
  
  她面色惨白,上下牙齿都打着磕碰,却不敢不答,讷讷道:“环……环哥儿,我不过是内宅家眷,前宅老爷们要做甚,我……我哪里会知道。
  
  只是……只是隐约听说,老爷近来,和缮国公府、齐国公府还有锦乡伯府几家来往颇多,看他们神神秘秘的模样,似有大事相谋……”
  
  ……
  
  (未完待续。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